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inaje

龙游当空,方显神色 _ 尹燕杰

 
 
 

日志

 
 
关于我

【简介】 尹燕杰 《产品五部曲》著作者,产品经理体系-创始人。 职场:国美、思源、百度、用友...。 【过往】出生在边陲煤城鹤岗的矿工子弟, *年携古子共筹氏族文学437社友, *年因合江事件离别社友. *年创办_氏族社在线 06年创办产品经理体系 14年更新CPJLTX.COM 现工作于北京 Email:yinaje@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苦三·廿纪》  

2007-10-15 10:31:05|  分类: 【苦三廿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

 

 

提笔的伊始应该是2004年的记忆,而今天来重复它――只不过是为了纪念当时的那点融文体日志罢了。[融纹体:容天下之所融,容情,融理,融古,融今之所文体.亦有将其狭义的定义为文言文和现代文的结合文体]

 

这次准备整理的是本人自高三之始到'出游'北京半年内,写下的一本日记。[我的日记很多,也多有分类,在统一时期可能记载在不同的日记本上.]

 

在记忆力还有很多的期待与真实的自我,在写下它的同时是为了回顾以往的自己,更是想将此时乏于前行的我注进一些勉厉、[有时人就该多]一些动力;与此同时无法忘怀的的还是曾有的计划,写一部真正的长传[因为当时初衷是有关父亲和本人的,而现在我还没有实力和精力去写,至少人生经验乏亏的我此时还不配动笔].而现在所记诉的日志,尊重原文的展示下更多的加以现评及释文,希望《苦三·廿纪》可以为后来的传记作引;

 

此文更希望些许还未设定人生目标,或是还在苦于脚底无路者(不仅仅是高三学子)应该得以借鉴,早些做个人的人生计划。每个人并不是都要走一条路,也许你选择的是荆棘满坡,可你也应该庆幸的是生活在拼搏中会降临给你更多的精彩;

                    

 

{注:蓝色字、[]内字――为更正或释文,以及注言}

 

 

 

 

 

 

2007年10月13日

                           

 尹廿北(署名)

 

 

 

 

 

2004年8月1日  夜十时许

 

苦涩的记忆,束笔也许会始于今日。但也许“ 不向未来争[征]讨 ” [那时的我总是以长篇没有标点而被扣分]也应该是更有力的‘搏击’。我早己不在计算过去的得失,但未来的每一步。我需要有那么点踏实的印迹,哪怕在接下来不足一年的争程(征)。[这是当时的注释]

[当时我的日记里,段落的开头从来不空俩个格的,许是那能省点空间和整齐些]

短暂的束笔,不过是数数还剩下的日子。掰扯十个手指,竟也数不出个“子、鬧白话]、牛”来(刚刚的过笔真是乱辙之隐墨,怎堪续笔)

 

大约还有个三百整吧!犹豫不决的是倒计时是否早了些,至少此时|||应还是枯燥”难目”的。心中依旧鼓动着是冥忪之团蜉。其实,人没(每)跨一步不需要什么理由,只要向前[如今多是“向钱”的向前]就可以了。正如此样也许我早赴成功的阶堂,但那是个完全不可能的“真空”公式,谁人无偏折之耶念呢?就算心如直水,但外物阻力与心理起伏还是那一呈恒不变的?不可能,至少答案在我这里明显着示着那反例[这句绕嘴的话,也只有当时的心境能够懂得]。“已秃废[颓]如(至)此的我”,那需要信念。信念、理想、我早就有,只不果我把它寄托于心灵的高堪之处[现在是07年10月15日的23点整,一天中也只有此时心境得以净化]犹如灵般的“膜”拜深深压于神龛下的东西。

 

我知道,就因为如此。我应该让他活过来[也许,我善良的心太可怕了,让我变的可欺?]。活于我的毅志中,高考前一年生命支柱的一部分,做拼搏之舰的引擎。怎可再弃于此,弃于息,人本就生生不息,精神头亦也是[颇多重复之词,有些时牵强的解释是强调]重要的。努力的开始,应是明日的早启。

<男儿孳[没有当时缩写的字,下面应是田部]时,谨束我发       ____摘于《束言》>

 

[写到此时,再不关灯有些人要炸了;]

 

 

 

 

 

 

 

 

 

 

 

 

 

 

 

 

2004年8月3日     星期二       晚十一时许

 

[今时动笔,亦是07年10月17日, 21时51分矣]

 

  迫不得已,听蛐蛐的嘹叫。我烦心的即难以续笔,因它扰了雨的清幽或 更应说是带来的犹闷罢了。(去)抓着扫帚的一顿清袭 竟无半点消息 。

 

  师,昨日就回来了。不知是带来的那份兴奋。是她的(不是我的)。就算已盼师莫要提携“榜”可那亦为不可能之想。遮遮掩了于其中字。还是这么乱总是找不得一些章法。

 

  它们不叫了,闹钟的“嘀哒”就抢了节奏了。(周围除此以外的寂静),就像夜一样可怕。

  今天的下午是虚度的(至少自习以前的三节是夹在梦魇这儿的)。就如怎的,昨夜此时还在看《狂小子》(小说)一样废精弄况。

 

  不过今天如往常的不一样是,“插班生”小温班的(后打听出3班的家伙)。除了给夏日增了温和和侵占了我一些地盘外,其他一切好像他又给我走向正常的感觉。至少这个离本科线差点的(师说的)比我此时要强些。

 

  抬头看看表,该抓紧了早睡、早起。明天我值日(这算什么)“明年我高考”。何时映过心头。还有多少天,至少不会这么快倒记时就开始。时间一秒秒过去、作业、练习册(还留了什么作业,总这样自问?累)行收拾收拾明早早起。

 

 

 

 

 

 

8 月5日    星期四                 晚十一时许[晴]   

[2007-10-21,于北京海淀清河镇附近]

  真是’秋’以为期,就像刚才的三次”扎盆水”酷玄的窒息之觉,不知伤脑细胞否.那时方知瞬间的忍耐可控”什么”,我早就猜想我的耐性研是甚样的薄.就像前两天犹今天更堪” 闹己”困己于校中.主课竟有多于梦友 ——疼(痛)彻。

 

  不知是今日,师对己的“几言”。或是“几笑言”。让己盏惑还是怎的,我觉的我该变变,就像今日榜贴窜座一样,新气象当始于明天。

 

  突然从伊纳者·卡密尔纠斯(或是廿北束)中有种感悟。是自习前后吧。我这么想的,对母亲说(在母亲于外院洗夜,我在登上看书之机)此话可至家中,情形不是那样。也只能倒倒水了。(大概是这样)。“妈,如果我能考上本科,或是过那个线,您别去水泥厂了别干重活了好吗。我想 过 几年好好地报达您和父亲,让您们好好享受(未来)一下”。其时这是一丝动力  在百多缥缈之志,这是我最感慨的。也是最为之动窒的。我的大学梦。梦中大学。大学梦中,梦的大学。[这是我最为遗憾的话,当时没有吐出真言———也许这也是当时失去的时机之一吧!]

  就如同师将差十分就进本科线的兄弟分到我桌(梦醒不少),让我想起往事,就在三年前我厌恶的“我的界域”让我昨今未三空间的徘徊游思。

  尔求索中,为何寻不得初入“初三”时那份游勇智琼奋愤与乐学之中咨咨那份不倦,今时难得,盼苦寻。明日当变   务我今早睡

 

                                        劝明日早启

 

[这是周六推到周日完成的摘录,累的乐得,如不是明天要交一篇稿子,明天还有工作的话,今日应该继续叙下去的!]

 

 

 

 

 

 

 

 

 

8月8日(晚)   十一时余

 

[2007-10-24,晚21时许]

 

在即将下笔我就 掂念着怎么补救   昨晚.失约了,昨晚  头痛了.在昨晚躺在床边时.父母说我 累了. 我说”我头疼”说是头疼病到底它应该不是病吧? 或许不是.

 

刚刚地给伟写了封信《致兄书》,算是什么,错词百补不封。接下去叙述个故事。

明(太平)时,朝政时而昏庸捐资颇盛 在汉中自欺的闲余。还在以(高度发展文明)其识溺百附之旁族(少数民族)。有一称‘至’的尹徒组了帮逍消不得武力的贫酸文士,亦称氏族*[没有这样的繁体字,也不知道他的现代替代字是什么,后边是*的解释]{党}。他认为只有炎黄时华夏各部落,才真正的互相尊容,才称之为中华。他不是认为应让人们去追寻祖先的脚步而是以现今或为未来所有人民共容各种制度和善习于各性的各族的万习共容,尊容。甚至,“君与民”之民的互尊互体互兴。为有“君之权”于保地保民而不压于民。只唯民共尊之的想法。

在他那里所有的党仕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伊纳者。有全部依照[遵]尊从一个旨意理想万族共容之意(这是后人猜测的)他神秘的突然间组织在大漠草原(京都外)全国各族崇汉向善入了氏族盟[因原文有些无法诠释的,所以不在此出现。]的。

各地的(各阶层)将军、王爷[王亲,公侯伯子男]、百姓中的鞋匠们都围着写书生们谈讲经典,偶尔拾杂 叫好 的各帮派盟仕大喊叫‘好’。最终的目的只不过是听“至”说反或说“正”或说散合。可是他说“他”(帝)   为君、我你亦为臣。三纲五常至尊长友是汉之常理又不得乱。所以他说劝(谏)。劝其改正  去递折的人已往。盟众们谎了他们的睛,也许党仕们是清醒的。旁晚至[--通傍晚]。

一啸马蹄者,尔等接旨。只到“至”慢慢走到前去他才悟清,跪下伸手接旨时。狂风大作沙石走砾 翻车仰*[‘土’‘胡’和在一起的字]。接后就是一片夕下残阳。

 

 

 

 

 

 

8月11日(晚)   11:30[后]   阴

 

[今天临下班,得到的消息,祖父已去世有些日子了。不知是麻木还是真的没有什么感觉了,在头脑一片滩涂时卸去了切切的感觉__不孝的孩儿]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失约了.我有些坚持不住了.我开始为我紧绷的弦祈祷.或向上天导[祷]告.一些什么了.总有些不自在.也许真的是力气竭了吧! 我甚至在认为我极度不可只时说.我是不是要报个零表,苦苦自己当个兵呢?哪样我更绷不住了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提笔了,阐述了我的过错.有什么不可以都用风吹过.又是一天的迷迷茫茫,不知是否颠倒黑白,昼夜,乾坤,课上的睡与课下学.都是我在极力掩饰我的堕落而并非我的”学”.我不想让人知道,我现在正痛苦挣扎也许伟知道,让他迷茫也好,颇为用写的人,颇为何用.我希望明日的”旗卡尔”日子  我能战胜如平日一样更加刻苦历学 上.“百川到海归滴无”。也许是闲暇自白课上竟又记忆起 与可共度的日子。

 

 想着可,这也因妹 引起懂得我觉得妹的 侧影有时抽我心弦。但,这都是瞬时所思.我想的还应是莞尔.如是万间还应算小苛.莞尔不知会去何方.她让我替他迭,可北大我知道他更喜清华 可她又知清华是我曾时的理想.她不愿让我伤痛.暗自地她说她要出国  想我时  伊妹儿.

 

不管  怎么愿. 世界不会因我的意念而观变.但我会证明,我还有那么依惜的勇气去战胜自己的堕落自己的懦弱.

 

缺乏毅力.对事缺乏耐心 ,做事马虎.就连现在写的字.都,都毫不惬 是烂中之烂.想改,总想改__想去,想去做,那只在心行,去行动,守,守心魄,迹,浪迹,敌,不是无时有,就是有时无.

 

[2007-11-14 22:43   脑中的一片空白,通彻的最大表现是无所可谓……]

 

 

 

 

 

 

 

 

 

 

 

8月13日   星期五 11点30     晴

 

奥运会的开幕 。我本以为是11时,可是后来才知是1点多呀!我可没有那个 隐。我受不了。不是忍受不住而是此时不允许我这样。就像才听到的他们说在奥运会的16天  爆发出金的精彩努力拼发的事 。 我、不是想 那是的奋。而是我的冲刺还有二百多天的冲刺。难之难知时,难弛难迟事。我会每一天如约而至守护于此吗? 我不知道,至少我此时不知道。

前几天的事 是肯定的  昨天就是一个睡出“成绩”的一天  早晨多多的睡睡   睡出一个头脑的我来。 哦“字”、太可怕了  说好要好好写的。姿势不对。

军校是什么 ? 无知道。今日的《焦点访谈》知道么?国家重点大学10万提档的事   一表呀。 这要是什么对一个高分考生  形势尚如此,我何以堪?

听天命  犹知觉、我本不信的可是还记得“阎庚华登珠峰吗” 这是失望之犹端倪后来我的砣挫也一一验证、

字、字、对于司、我不想说什么对于妹 我亦不想说什么此时应勿踏进去

写在纸上抛出脑后罢了。才是一伤帘思。伟的态度 越发之良啦。

还是哥们么  就是哥们铁。 今天学的杂少,题做的碍毛。不是想莞妹

亦或也应是 苛尔。我还需要你俩的原谅   不能写下去  我还有不多的日子、不是生命 而是它的转折二百多天九个月、三个季节一半年多、大半年岁数的二十分之一。生命的百分之一或是更少 的比例、你怎么比瞬间与永恒、精神的放矢

让人发狂如痴

 

 

[2007-11-15       晚20:50 知道吗,今天我决定考自考了]

 

 

 

8月17日  晚11时 星期二   {雨}

 

年千毫年个 乱的很,很多很杂的琐碎之事  压于心底,算是包车一件事  过算略过,日子总是风逝过、阅过的秋迁夏跃,如何说?

 

真的不知如何,“莞儿一笑”  只为博已“莞尔一笑”

 而改名的“莞妹”不知在地乡异地如何,不过近况我过的十分糟糕:

 

无节度地与梦魇相持,无节制地为增添激情或各更约说成是排己心中一虚的我本端想于机台。电视一过为受动得长的华夏健几兴奋为那失败的恨。就如同世界扶数一样、星光可与天灾其泯灭是因为有能看着它的人,为其赞过、我不零点说日子 不论这样过。这样仅失败、心败很差。自己的心来*****,哦,对在过一周不到就考试了,我又能*******  我对自己毫无信心  刚作的单调   函数奇偶函数都飞了*,毫无成就后屁之缺憾、下辙诱“尽心,用心” 我不知能得到否?但坚持是主要的,对为了奥运我还要有的失的。未来不能失去今天或弩或的这十来天,问我不愿成说成说,再为此因此而扰,只在呼剩下的日子能否摔个天来、和为些简化其已在事事的于心头。

谨当日日以其己今 、顾时念人民风、默敬此。

 

 

[2007-11-15       晚21:43   ——趁今天还有时间,汲汲而至]

 

 

 

八月22日  阴七月初七   下午三时

 

什么都降临于此 (不管什么)都逼近与孳时。

长久的日子  没有动笔,一份懒惰 一份闲适  又是一份不自在的所在吧!  什么都可在多,唯一不在多的是剩下时,什么都可再少,唯一不在少的是蹉跎呀,提起致斯。昨时,今日,惜悯已不在矣。也许奇迹见多了 就不在寻思,人性泛了就慢慢已散去,明年 我还记着 苦闷雨游泣沥 的往昔今日,却谰于红日(烈)当头闷热难耐间,也许“老天”孳时也无让其感泣的“爱时故事”,人间扒去面气 “老天”也能看其本衣。穿透虚伪想用太阳神的热力去蒸发人世所夹在真情爱情间的沙气浓雾 、 也许算我无知。算你创就弥弥众生。却不知俺向早不是你所善思,尔尔间不知蒸下去和留下来的是否只剩…….

 

切切”利”虚烟.早无真爱是别了羊年才昔真知.鸡年依若 有无让其哥者猜想、就如奥运会一样、我把己以后的真实岁月也分们别类  除去奋战月、新年月加上 整理星期  如约而至,写日记  初衷的目的   还有那仅剩的二百一十天    不要不管  那“十个三七二十一天”

珍惜它。不要漠视与蔑视它。真不想但今天必须开始学学别人的倒计时。封期:二百一十一天。

 

[2007-11-15       晚22:22   ——没落的该睡去了,孩子]

 

 

 

 

 

8月31日     星期二            阴/多云         午睡时分

 

 

腿,(膝盖)还是那么   那么地疼.  心也疼.  痛是因二年多的同学把我拌挣了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 那是[羊氐] 不是不知他是何许人也,只是不相信世界可有如此漠落.

头,痛的差不多了,”腿”+”心”+药中的镇定成份, 我简直要再次昏晕过去了.

在此之前的上午, 及前夜是从梦中渡过的了.可悲可叹 星期一下午体育课   足球场的遗憾    本是报着从十六日雅典奥运兴夜同舟博得壮志,像刘翔. 像 女网 那样杀出个”血路”来  拼上个理想争程.可是这两日的萎靡像是真腐…….

别的我不想多说   一句也不    哥们儿 是时竞未发现我腿的蹒跚

 

 

埋怨,总是发泄的良剂,但结果是很无聊的.

 

清醒,当清醒,多一时,一分一秒就可.那我便多一时一分一秒的胜算

不是吗? 也许吧   这是一个熔炉   (就这个学校)   “利益代表一切”   我痛恨于此   ‘溢没如风’.苛儿 ,莞儿  也许无情的回想在用刀割你的心灵    那过去了

 

 

尽管三妹还是那样.但已故之事.我怎堪回首    清清脑中的迂腐   多留给未来,美好的过忆,只会越来越远去,努力,如不努力,你就不会再拥有它,再次拥有更美好的 浠沥.只做自己  ,休论他人.谨守于命,天封地倾    二百零二天.是八月的最后一笔.抓紧 这一刻笔的 尽力  不要沉浸于醚

廿北束的故事,不等于永无结局.他的续笔, 令成言美好的故事, 乐也似的.梦,幻  想 望 作 封 、进、行、束      一步步、步步;

 

[2007-11-20         夜23:14     写于北京清河]

 

 

 

 

 

 

  9月2日  星四                     夜近 十时半

 

不知何开头,千头万绪。刚看毕的央视《成吉思汗》大简提而明朗地划磋人生十数年载    经受失败从中长大  懂得怎样蕴* 能量懂的变通。虽采用的军队战略战术战法上是否  合乎实际  但这以不在成为重要的。我需要看到他那“勇气”。而不仅仅是勇气,才这一个剧就让我叙述如此。本意是昨日的歉意    事由万端吗?

所以今天除淤。迂腐杂碎的拖拉污浊的切切  可清者。 此笔也如其意,我以近废两周多的迂项及四五天的病休了,我在渐渐恢复中并未到希望校中的不良之举让人堪忧。死去吧  狗屁之事。不要在多想,我只属于单纯 、愚木的六哥样式才对。现在的作风  反常、失控、习不努力,懒惰风气上扬 敝[闭]气功。已降为原之三分之一不足  一步退失失万万年。只想着觉   晨也不得罕起失败。

  对今日,还是应当早回  ,倾着自擎。想写的字都是了样式似如打水票般 越了过去,也许那时精彩的 但那已不能再去追寻。回顾了、失败在于“回寻”功成在于“进拼”

  奥运会上(二十八届雅典)还历历在目,百米跨栏的刘祥[翔]、漂亮的女网  吕婷 孙甜甜。女曲棍球,男子跳水,王义夫 无一不是一次震撼 

  感‘从’身受  忆前不久3500米的事故,表志,离来“二百天”整讫

 

 

[2007-11-23    午时  闲暇作]

 

 

 

 

 

 

 

9 月4日   星期六  [阴]       夜近十一时半

 

 

“定”  就这一个字成了今晚我从奥运会从开始至今,才有学习内容最成功最有效且清醒的。校 中一 与韩商‘面’事须投, 中二、冷漠谬拂, 中三、人情苟短事非近亲、

时间 一滴滴划过。抓紧为明日早起、校外、家首蒜捣两次打酒

其次  观视  知奥运被欢迎的“联欢”《同一首歌》  不过尔尔。气我迷离

龙传人 诉说华夏的古事,对,又闻新闻关于亚洲政党会议在北京的开幕 竟无氏族党  可悲可叹啊。等着吧,那时支持的不知为何哉

想象,这一天,真的上课恍惚,繁杂间便飞却梦中  游过    就像才闭眼的黑糊,发现自己太多的不懂得、不了解  不晓得

世间,万游如一梦,做过则罢了  勿要缠绵。三省吾身才是应当

武认立身  尽可能吧  太极之术 阴阳道家 之精粹

 

还是字应当归览拢着点  是梦醒之后哭一场(为现实)

还是努力等待梦的陶醉呢? 说实话永不放弃与言败的我会才选择后者,也如此,就如几年前我毅然决然的与三妹们相别  有个念想。不知他们有知否。我须努力  重新找回他们时

希望他们  依是未改单纯   纯洁 莞尔一样的笑

2004~~2005年间的1九9减一天“198”算是倒记时

或更应算是实用天数计实,在这一九八天中我的做什么呢

能拼出一个百米跨栏来吗? 能博开一个网球金牌吗?{虚拟的就是虚拟的}

 

 

[2007-11-23   午时闲暇录]

 

 

 

 

 

 

 

 

9月16日             晚  九时     [雨]

 

 

一颗极其虚伪的灵魂,漂浮不“定”的心,摇曳着迷茫的船。寻不到

它那远征的登程。错了很多,做了很多。但时间不允人这么做   时间的蹉,早不知恶记的十二日风风雨雨,零落他方忆不起

寻找着日出虹彩,却足底多了个冒浓的水泡。

眼疲倦着、自腿受伤,一如‘记’往那[草字头加委组成的字]“*”人的谢里,精神也跟全歇跟底斯{其实应该是歇斯底里,只不过当时这样用更加确切}溜个干净、每日如今时今刻的提笔、点、早已梦入睡途。

   刚刚地打个珲不知睡的何容,反正习是学不下去。等着悲伤吧

   又迷糊过去一小觉、又迷、又困

 

   清醒。不须多时,查察我所定义的“186”天,  即尿素

   不行的,我须清醒、但这很难我希明有个好起点

   186 、186、永远存在的日子,频临、燕渲(什么)

   字已经不成个了、我不想(活该)   我难看清什么

 

  等明日“待从头,收拾旧山河。”对我早已是3个人的社长了。

 

 

[2007-11-24       0:15]

 

 

10月1~~3日

 

这三篇是个合集,写在署他人名字而发表的某日报上;

故事的梗概和一个释文,诗文交措着;

其中讲速的太多离合,有些时候觉的他空洞,有些时候觉得写的幼稚,

但是也许正是这一点,让这篇文章替我挣了一小比的收入,够和同伴们买几本长卷的古书;

相应的代价是,这篇文章和很多文章枪手的作品一样署上他人的名姓,自己必须遵循这个行规,回顾也是忽略这几页文。

 

 

 

 

 

 

10月4日    星期一 [阴]       晚  十时

 

 

 

本初衷的开头不应是如此写下去的,但没啥子办法了。也只有照势喧折了,每每看到十月,总难忘去年写的《十月赞》。

 

刚刚看过的《王保长》戏剧性的剧终了。也把我无缘由地推于,此时,我不会像丁当那样捡上关金卷遇上 杨柳。但、、、、

 

不知的未来充满度数,谁知道又会怎样  可稀里糊涂是无出路的

 

生活的太安逸了,工作学习就被它所罢了  一句不太被我一拜的文人言(迅)。

不错的只是因一声耗子折腾打乱了  己的思路。

太逸了,--- 只在睡梦中不到九时,就早已梦到中程,晨时还得忽于晚起的弃凄。

所累了,--- 刚刚考了的试,让我彻底无脸以对了,真成了糊八哥儿了。

 

知耻者,不知怎言,有种四军未困于*下之惑“霸王别姬” 我又唱不来。

 

前些日子说的 FBM社充当借口也不是那么好撤的粒

怎么办。天地无人应,得应者,不可实得、虚者、皆为言空、勿切乎己一般矣。

 

查查,前时日记,算得应是168天的活头了吧!该怎样的规划

 

前时失的,就先了吧   但未来加“今”最重要的,此刻尤堪

 

如站在与伟及盛共行的路程时。我渺小无思语(丝),说不出办不到的且乎

魄力。被我们走很远的东西。强力。我应重新度量的。耐力、我最缺乏的。

我一个,最后一个毛发遮掩着全身病躯的、赤人、揭开世人早看穿的薄雾

里面一个最省目、博无、厌倦的面孔。早已发不出的、尹郎才早尽、空为毛饰。

 

 

[2007-11-24        0:56   夜,本子被人借去看电影,自己只的睡去;]

 

 

 

 

 

 

10月8  <五>     九时   阴

 

耐它生命力顽强,怎奈乎?是大概一天了吧! 在打开魔笔后   恨

一瞬.竞飞个下来 落到床,再一抓一松游走于胸前再放之

一只水蜻蜓.

难道是江郎才尽吗? 我曾比过江郎.琐繁的高中团体

无数个百里挑一.用什么比拟.怎可比拟  竞争社会、适者生存吧!

这又一日的下来八哥真成倒八哥 喽 、(对 午时还真见鹦鹉  ,入师办公室)

也是随之后听到不知(至少此时unknowns)名的流星雨(隐前几日

有人言过的) 的确信。排弃午时、被“指使”的‘悔’气,后,晚归时

嬉言间抬头  正是那划破半空的线(流星),如不是造的话(假象假想)

在几人间看到的有我一个。

在路途中“我要考上大学”是我许的原(堕弃懒惰)

想着更晚时,在隐约间写的流星雨记实录  哪怕是空戏一场

坚持住,顺便提携多学一会。

家长会的事,烦之初 闹之属。 怎办。照实为唯物。

厌恶的很多,惧怕的更多,甚无了那其须有也在

还有164天

对倾仓的箱子,也是一场记录(去)

 

 

[2007-11-28  晚  22:40  —今天的郁闷也许就在于没能赶上这次学习的机会,而在经济上轻松的无耐吧,没能去深造真的很伤心---却轻松---明知道那样的延迟对自己未来是不利的]

 

 

 

 

 

 

 

 

 

10月11日  <一>    晚  十一时    晴转多云

 

 

 

真不知道(会)是这样! 不过如有预感一样,一切very usually 非常自然

没有请家长(会的)安然无恙,她不是,她太明智了。如我构思的故事一样

情遥遥间除了细节  脑中没它太多的琐杂  任其滋生外。一切如预。

 

我要努力了,必须努力。克制住自己。

平雍笼罩下的我、肆意无期着,看不见的、看见的、庸人吧?

许、 是我不识实务? 许  是(不) 我不走正途?(何为正途,殊不知)

前一步  刀山火海否?

 

我有些累   不是真的。 学习克苦 (不存在)。

只是心力僬悴  凭堪。我心欲不专,专其一而属   心无旁骛 时 我“无”?

克制。说的容易。做的呢。  每时给自己夹上那么多套子干什

 

不就是胜“王倾”  败“寇落”,千军独木一人过  何苦多累 。

                        什么事  精确到百分百,怎还有个变数  问世间。

 

破沉格、触怪目、以事化繁如

“眯糊”自造的词。怒  自怎不能睁“双神”迥开。

外压、内排、怎惜的,做个孝顺儿、当务本工。给爹娘长脸

[记得当时,应该是在班中弄方便面生意给老师发现,谈话后的日志了]

忘了 振兴尹族,更正尹史的言魄心存了吗。

注 . 161days . 该怎做心谨,keep . 坚持。

 

[2007-11-28      晚23时   同寝的锒铛着关灯的言语,也只得暂停……]

 

 

 

 

 

11月18日    阴历十月初七   我的~~     晴

 

重重地拿出此折,等候与迟疑太久

也荒废了 好久好久 好宝贵的光阴

隔了多久未开启此折,已不知只是拿时开启前

是用手 用力地抚去尘灰。(我的生日,生日的我)

一向究穷其根的我,破个例。10月11日是上文

整整37天  简单 simple   161-37=124天

这是我的“大限”吗? (实际无数与‘普’接轨2百左右)

但我还要  按124 继续下去   从今日起  重新

约束自己    松是前时 ,雾是瞬时。在那间——

隔的日子里发生了太太多了   一个追穷  也穷不出什么

 

荒废地只剩今召他日(日月时)我来念  研长

长的话语当此时也淡泊  也许是无所在乎

了吧、———此时当睡  明天还要珍惜

[翻译许久的早时日记,不是文意忘了—而更多的是字看不清了,本是为不让人偷窥的文章,此时几些文字,也变的不值一屑了     。  2007-12-1   0:11]

 

 

 

11月22日   阴历 十月十一

 

我现在所述与前时相诧

棚上(四楼[准确说应该是学校租界的地方])望烁星一闪,与年下休被猴失定否

现只结一炼    凝水晰珠。

   从头上来已不是往日    旧将山(江)别楼风景,醒时凭栏,摧发处怎短良言。

看到可是一个爱小孩的人,看到自己是个无用的人。[今天当看见卡上的工资时,才知道自己的无能。也许当代人评价人的眼光更多是工资层上了]

哦  百二十天   警线方临 自还不得要领。

百二十天、 夜是漫长、笔似戎长

百二十天、 愤愤然,立刚志、才息

   我听上车中师言  心中是片尤然,不适的万种景象同生

调彩盘打破后、还留点什么  、此时还风   也会哀半

 

时间如折跟头旁细雨

那是罗远

对牟 赠双年卡  鉴其闲有捉其笔墨、

明我当早起、身体也当保重 功夫也应学业须紧张

百米警戒区、端起刀枪(书本)

未还须你、有理想、有志、有追求才继(狂兴)

 

{漫卷诗书喜欲狂。──唐·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附}

 

[2007-12-1            应该是昨天了,失落的很,一个做IT的人,连自己的学费都挣不齐,呵呵]

 

 

 

 

 

11月23日   星期三   阴十月十二

 

漫长的充满着“变数”。前时  还想为此时写些矢志

学习的话、而今时却无从不是“失帘”的销魂

来摸爬了。家多多少少的大数目,当年  唉 不对其叙了

将近五千块钱的  家伙。一场‘醒’风雨下。

[现在看以前写的这些,还能隐约的想起---当时的场景来,尽管用的是那么蹩脚的文法]

耻看贼与侠盗却然耳,父亲的鼻子火上火,母亲也愁

[这应该是家里,屋漏偏逢连夜雨的事端,遭了小偷而家里附近的片警头子,垃圾的面对多起盗窃案----竟然嗤笑而出,不愿不闻,自称共产党的优秀干部,不知今年下来了吗?]

的忽儿起床下,这个直眼的小贼知家中这些钱的价值对己家

的意义、意味了什么呢? 意味着我可以忍了就再见双袜子[意思是不能买新袜子,只能穿漏脚后跟的那双]鞋 裤子钟表  电视  修修房子 书 等等   而 这***都是

 

痛恨的话  只能预付于小说文中了、

迷迷糊糊中儿   近傍笔又启  写下的字

我 自知小说 是很难写下 、就就  往

 

倒时 “火警119 ”的高考期  还装写

父问几点钟  才知  已十点多钟了、为何的强固

为何的感伤    这无暇*******  厌恶的

 

像命听   完了  我已不知  我这“天”不片

记下的是什么  ,有多少看不清的字

至少明天我要好学一阵了吧![我感觉当时应该用?确切些,呵呵]

[好久没有熬夜了,今天算是一天吧           2007-12-1    1:25]

 

12月11日   星期六

 

放弃了  情感的依托。  我取舍间 只留下寂寞

里面的寂辙 、 到那取时方知“存者”少矣。(多译今不译)

见毛主席(只对他留着这么敬意  不改称呼)求学路途前作“

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

埋骨何需桑梓地,(家乡)人生无处不青山。”

便自作两句(原时),埋骨何须三丘土,廿涯无处否里垣。

(三丘:一为 父土,母土,儿土;二为三山名今不译。 )

收留挤下为时不多的时辰,只是能在这刚刚月考后的寂情

(有时亦想习)。本是为非小说的小说(因我为对所写的找到其根本属性  只这称呼了)

无耐也罢。

算算剩下的时辰,记得在与鹤绕远陪其多走的路上

言。“我不信 剩下的百余天我就翻不了个天”    想想

父志  儿命  怎奈前时   虚里度 。今志怎赶个瘦(叟)

查兮。有18天未写这记了。我的倒计时牌就像当年为港澳回归看与更加地关注

有似懂得情愤落在自己身  唯多了茫然无措与碎动的心跳,脉搏,无其它

那印像一天天削肖。一天天平落。时剩101天“百余一”

 

[2007-12-1    2:00 整    耳旁响着求佛的音乐]

 

 

 

 

 

12月31日    《2004年的最笔》     晴

昏昏噩噩间,前途似乎 渺茫、至少荆棘满地

抓住廿零四年的尾未天不放,闪过了太多的瞬间美沫,值得(在发生间)

记忆的前     许许多多天中。我弃了,不是无言而叙 而是衷肠倒至,满怀辛酸。

打破的五味瓶,染着渍上的怄昧 故意扭上一二生词也不值提梭。

 

  所有美好 只能说是过去。  今是最重要的  明年我就是廿北束。而不再是甘北束了,

[师傅原谅我更改悟名]“廿世泣北而束”

 

  查数所剩同日,离那“黑六月”法律 限期(即班中倒计时应为150多天)

己自规之九九八十一  唐玄奘取经之难数。天一难,日一难,天一累,日一累

积难成果(九九八十一难   终成正果)但原不是美好的自愿

 

  努力总是自己最须切记的可又能够还日多少;昔(希)日冥山看土坳。前一分,

后一垛绕眼已落

 轻排行。用零五年我的廿龄,赌造奇迹(我的)

抛想前后己的端倪死去的、恢飞湮灭

依然存在的激情、让他愤愤燃烧撤消无限扬扬洒洒、天地之间让好儿郎行船

向前一步非一曲,我要直行夺奈寺前可撤

 

 

{附【池上闲咏】

青莎台上起书楼,绿藻潭中系钓舟。

日晚爱行深竹里,月明多上小桥头。

暂尝新酒还成醉,亦出中门便当游。

一部清商聊送老,白须萧飒管弦秋。

【出处】:唐-白居易}

 

-----------------------------------------------------------2004年最后一天的日志

[2007-12-1         此时已是2:36分,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西,很多事情需要去做]

 

 

下接《苦三·廿纪》2005年文章网址:

 http://yinaje.blog.163.com/blog/static/143340200741605412695

 

  评论这张
 
阅读(18142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